控股权遭司法冻结 严网赚做任务重缺钱的大连圣亚或被“易

作者:米米赚客日期:

分类:米米赚客

原名称:大连盛亚,其控股权益已被司法机关冻结,资金严重短缺,或“变更所有者”。来源:中国网络金融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根据2018年年报,大连盛亚在镇江莫比迪克项目的土地和在建项目上共投资4.98亿元,是当年公司利润的8.6倍,不到项目总预算10.89亿元的一半。

大连盛亚提出了一种新的融资方式——设立基金。2019年7月,大连盛亚以0元的价格将镇江莫比迪克项目40.98%的股权转让给重庆现代物流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物流基金)。作为回报,重庆物流基金将设立2.5亿元专项基金——“重庆顺元郑新一号基金”,作为主要投资者投资大连盛雅镇江莫比迪克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这只2.5亿元的专项基金,其中奥美旅游基金认购了1.25亿元。奥美旅游基金的经理是大连盛亚控股的太阳公司。换句话说,大连盛亚通过转让镇江莫比迪克项目40.98%的股份,只交换了1.25亿元的外部资金。

除镇江白鲸项目外,营口白鲸项目目前的前景也不明朗。2017年,大连盛亚与营口天目签署了项目合作函。双方共同开发建设营口鲅鱼圈大白鲸世界海洋城市项目(以下简称营口大白鲸),首期总投资7.8亿元。

2018年,大连盛亚从营口金泰龙粤海酒店获得营口白鲸项目80%的股份,转让2.27亿元。然而,2018年年报显示,该项目股权转让尚未支付1.82亿元。

尽管这笔钱尚未支付,大连盛亚已经抵押了该项目的使用权,包括房屋、设备和土地。不仅如此,营口白鲸项目、哈尔滨圣亚极地公园的股份和未来门票费用都已抵押给银行,并有相应的应收账款——大连圣亚在项目投资压力下确实资金短缺。

潘静基金高价收购控股权的可能性

资本链很紧,随时都可能断裂,但在一些投资者看来,大连圣亚是一个非常好的“壳资源”。

这时,大连盛亚被潘静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潘静基金)所吸引。

7月4日,岩木基金首次向大连盛亚上调牌照。7月14日,第二次募集完成后,岩木基金及其一致各方承诺在未来12个月内增持不超过5.13%。但很快,该计划被调整为在未来12个月内将公司股份增加不低于3%,但不超过10%。

7月26日晚,大连盛亚透露,7月18日至26日,潘静基金及其一致行动方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大连盛亚692.9万股,占大连盛亚总股本的4.89%。

到目前为止,岩木基金及其关联方的总持股比例已达到15%。最初,增加一年期股票数量的计划仅在7个交易日内就迅速完成。

在该公司披露首次出价后,米米赚客,大连盛亚的股价继续攀升,在此期间,潘静基金完成了第二次出价。从三轮许可的平均价格来看,岩壁基金无论成本如何都有发展势头。与前34元/股的最高平均价格相比,第三轮许可的最高平均价格接近45元/股。

这一行为引起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严重关注,该交易所发出了一封询问函,询问上市公司岩崎基金是否会寻求对该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自规定日期推迟12天后,大连盛亚终于回应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问,即岩基基金无意接管。

然而,这个计划跟不上变化。随着控股股东股权被充分质押,司法部门等待冻结,上市公司控股股权发生变化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资金链承压、控股股东网上做什么可以赚钱股份冻结 大连圣亚被动易

来源:北京今日商业网

北京商报今日(记者蒋魏梦)自大连盛亚(600593)旅游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盛亚”)9月底发出通知以来,由于控股股东持有的全部股份因拖欠担保纠纷被上海金融法院冻结,事件持续发酵。对大连盛亚资本链压力的猜测急剧上升。10月14日,业内人士表示,大连盛亚控股股东持有的所有股份均已冻结,并补充称,该公司目前几个新项目的快速扩张存在较大资金缺口,岩基基金(Iwaki Fund)曾多次提高其高价购买股票的许可。即使后者无意夺取控股股份,在这种情况下,大连盛亚被动变更股权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截至发布之时,当《今日北京商报》记者就此询问大连盛亚时,他们被告知“一切以公告为准”。目前还不清楚股东们将来会如何处置他们的股份。然而,被视为“接收者”的岩木基金尚未得到回应。

根据大连盛雅公告,其控股股东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海湾投资”)持有大连盛雅全部3094.56万股(占总股本的24.03%),已被司法等候名单冻结,期限为2019年9月19日至2022年9月18日。事实上,早在9月20日,大连盛亚就发布了冻结股票的通知。随后,公司发布补充公告称,股权司法冻结是由星海湾投资为其子公司大连胜利路拓宽改造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融资租赁业务提供担保引发的。

数据显示,星海湾投资于2008年持有大连盛雅股份。截至9月26日,星海湾投资公司持有的大连盛雅股份已被冻结6189.12万股。此外,业内还有消息称,此次等待冻结的所有股票早在2018年就已承诺。这表明星海湾投资面临严重资金短缺。尽管在公告中,米米赚客,大连盛亚表示星海湾投资目前正在与相关企业谈判。大连盛亚表示,司法冻结不会对该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也不会影响星海湾投资公司持股的稳定性。然而,由于长期被怀疑的大连盛亚资本链即将断裂,控股股东再次陷入所有股份都被冻结的漩涡。业内人士认为,大连盛亚被动“所有权变更”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事实上,作为一家以景点门票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公司,大连盛雅的利润近年来一直相对稳定。即使有起有落,也没有损失。然而,最近,该公司加快了扩张速度,并一直在开发和收购新项目。它需要的大量资金显然受到每年数千万元利润的限制。去年,大连盛亚公布披露,镇江白鲸海洋世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镇江白鲸”)40.98%的股权以0元的价格转让给重庆现代物流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当时,一些业内专家表示,在零对价协议背后,还是大连盛亚因业绩亏损和资金严重短缺而急于筹资。在这种股权零元对价转让中,虽然买方不必支付,但在获得股权后,可能面临收回注册资本的法律风险。这意味着股权的零元对价并不是真正的零元对价,买方仍然需要支付很多。

镇江莫比迪克项目只是大连盛亚目前面临的财政困难的一个缩影。与此同时,岩木基金自7月初以来多次向大连盛亚上调牌照,并在当月后半月迅速将其总持股比例提高至15%。尽管大连盛亚在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问函时明确表示潘静基金无意没收控股权,但业内一些人士直言,当所有控股权被质押、司法等候名单被冻结时,公司控股权变动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京健咨询创始人周祁鸣表示,此次控股股东股份的冻结引发了业内对大连盛亚的猜测或“所有者变更”,这与公司持续的过度努力和资本链压力的积累密切相关。“对大连盛亚来说,现在真的有“换主人”的可能。即使潘静基金不充当“接管者”,此时也可能有其他资本进入市场。”不过,周祁鸣也指出,由于海洋公园是一种专业性和运营门槛相对较高的主题公园,即使现在有新资本参与持股,也不会对现有项目的运营产生太大影响。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