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康医疗剥离PRP公司点击 网赚 接盘方注册资本1澳元

作者:米米赚客日期:

分类:米米赚客

原名称:恒康医药剥离PRP公司收购方注册资本为1澳元/h/]

在17.2亿元人民币中,目前计划支出4000多万元人民币。恒康医疗一定要损失10多亿元吗?幸运的是,情况并非如此。根据公告,要约人将承担澳大利亚恒康在PRP公司转让协议和贷款文件中的有效义务和债务。

恒康医疗(深圳002219)花费超过17亿元后,于2017年7月完成了对澳大利亚第二大影像诊断企业PRP诊断影像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PRP公司)的收购。该上市公司当时表示,此举将是独立第三方图像中心国际市场布局的重大一步。然而,这一步造成了很大的麻烦。PRP公司业绩扭亏为盈,上市公司背负巨额收购债务。

在年底巨额债务到期的压力下,恒康医疗选择了承认和赔偿。该公司于11月5日晚宣布,计划亏本剥离PRP的相应股份。

亏本出售子公司股份

根据恒康医药公告,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出售全资子公司股权议案》,同意出售全资子公司恒康医药投资(澳大利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大利亚恒康)100%股权。该股权的售价约为1000万澳元,米米赚客,约合人民币4841.7万元。买方是PRP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接收方)。

澳大利亚恒康只是一家控股公司,其主要资产是其在PRP公司70.33%的股份。换句话说,通过这笔交易,恒康医疗实际上剥离了PRP的相应股权。

售出不到5000万元人民币,这与上市公司为PRP支付的价格相差甚远。2017年5月,恒康医疗宣布澳大利亚恒康计划收购PRP公司70%的股份,收购价格约为16.94亿元。2017年7月,上市公司宣布已交付PRP 70%的股权,总对价为17.2亿元。

在17.2亿元人民币中,目前计划支出4000多万元人民币。恒康医疗一定要损失10多亿元吗?幸运的是,情况并非如此。根据公告,要约人将承担澳大利亚恒康在PRP公司转让协议和贷款文件中的有效义务和债务。

交易完成后,恒康医疗将减少贷款12.16亿元,预计每年可节省约1.45亿元的财务费用。该上市公司表示,此次交易对当前净利润的影响约为-4.78亿元。今年前三个季度,恒康医疗净利亏损1.69亿元。这笔交易将使公司今年更难弥补赤字。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恒康医疗的公告,自澳大利亚恒康股份转让之日起,上市公司已将股东贷款(恒康医疗向澳大利亚恒康提供的贷款)转让给收款人,总金额约为1.51亿澳元,约合人民币7.8亿元。我不知道这一潜在损失是否计入了上述“4.78亿元”?

跨境并购成为绩效噩梦

至于PRP公司为何应该剥离亏损,恒康医疗在公告中表示,这是为了“减轻公司资本压力,补充公司资本流动性”

根据恒康医疗2018年的年报,该公司从金融机构获得的15.21亿元贷款将于2019年底到期。截至2018年底,恒康医疗公司流动负债比流动资产多6.68亿元,2018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流出2.69亿元。本公司2018年度报告审计机构认为,这些情况表明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可能导致对本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的重大怀疑。

恒康医疗曾经对PRP公司寄予厚望。

根据对恒康医疗的收购,PRP公司是澳大利亚第二大影像诊断专业企业。截至2016年底,PRP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有29个影像诊断中心,为患者提供影像诊断服务。公司可提供约20种影像诊断服务,如核磁共振检查、电脑断层检查、伽玛相机检查、超声波检查、乳房x光及弯曲体层x光检查和正电子断层扫描。

在恒康被收购之前,PRP的表现看起来不错。2014财年至2016财年,PRP公司营业收入持续增长,净利润分别为1.46亿元、1.69亿元和1.84亿元。

关于上述并购,恒康医疗曾表示,这将有助于加快公司国际化,实现国际先进医疗服务、技术和国内患者需求的有机结合,不断提高公司医疗服务质量,提高公司盈利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然而,实际结果是,PRP公司被恒康医疗招聘后,整体表现不佳。2018财年,PRP净利亏损1.67亿元。今年前三个季度,PRP净亏损1.15亿元。

面对PRP的表现,上市公司及时挥剑或许是个好主意。

一团乱账吓退接盘方棋牌游戏赚钱 新开源控股股东“跑路”搁

一大堆账户吓跑了接管方的新开源控股股东,并搁浅了。

1.8亿元被挪用资金下落不明,但新开元10日晚提交了对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司还透露,12月10日,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5%以上股东委托的部分表决权被暂停。此前,公司控股股东计划将其控股权转让给嘉兴文佳,嘉兴的股东可以追溯到中国殷鉴投资公司。

“这既是一封令人担忧的信,也是一种资本占用。有这么多负面消息,哪个中央企业敢接受这个提议?”昨天晚上,上海新闻采访的一名律师说。律师提到,公告说的是“暂停”,而不是“终止”。还有空间,但要进一步推动交易,新开元至少必须“清理”自己,明确调查此事,并找回被占用的资金。离开一堆货摊“逃跑”是不可能的。

“我最关心的是1.8亿元去了哪里。公司找不到它。我们为什么不报警!”昨天晚上,该公司的一些股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希望得到监管机构的帮助。

有混乱和[搁浅的早期迹象/s2/]

回到公告,今年10月24日,新开元控股股东兼实际控制人杨海江、王东湖、王强剑和5%以上股东方华生与嘉兴文佳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杨海江等四人打算将股份转让给嘉兴文佳并委托投票权。交易完成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可能会改变。

据眼睛调查,嘉兴文佳分别获得北京贾培资产管理中心和中国建设投资资本管理(天津)99%和1%的认购。最终渗透后,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是幕后黑手。

根据最新公告,中介机构尽职调查完成后,杨海江、嘉兴文佳四人进行了多次沟通和谈判,但双方未能就核心条款达成一致。经过双方认真研究,双方同意暂停交易。

有早期迹象表明交易已经暂停。11月28日,该公司披露,2018年1月投资深圳前海基金的1.8亿元资金被挪用,责任模糊地指向前董事长方华生。同一天,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报纸发表了一篇题为“前董事长非法转移2亿元新资金来源,改变所有权”的文章

除了这1.8亿元,新开元还涉及到一些基金占用。方华生和他的配偶实际上控制着三家公司,即中国盛邦、陈旭达和国泽资本,这三家公司通过基金交易所占用公司的资金。到目前为止,他们还分别欠上市公司230万元、4746万元和4500万元“报告”。

内部控制无效任意违反规则[/s2/]

11月29日晚,深交所向新开元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检查资金的具体流向,内部控制制度是否无效,米米赚客,信息披露是否合规。从公司10日晚披露的最新回复来看,核实并不顺利,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控股股东计划的“所有者变更”。

首先,钱去了哪里还不知道。根据复信,2018年1月25日,公司向其子公司北京新开元转让了1.8亿元人民币。北京新开元当天收到这笔钱,并以投资资金的名义转到深圳前海基金公司。公司询问前海基金后,发现该投资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因为其他投资者的资金没有到位,前海基金将该投资作为其债务交易。

根据回信,公司正在调查资金流动情况,目前无法形成完整的信息。

其次,关于内部控制是否有效的问题,审计机构钟琴万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答复称,公司与公司股东的相关企业进行了大规模的资本交换,未事先履行公司的决策审批程序,违反了公司防止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特殊制度及其他相关规定。同时,公司在关联交易管理中缺乏有效的机制来积极识别、获取和确认关联信息。

据此,审计机关认定,公司未能及时按照关联交易制度等内部控制制度履行决策审批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内部监督无效。同时,也违反了《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与关联方之间金融交易及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若干问题的通知》的相关规定。因此,2019年与本公司及关联交易系统相关的内部控制无效。

违反信息披露的情况更加明显。仅举一个例子,关注信要求公司在了解相关财务援助和深圳前海基金投资基金用途变更后,检查相关信息是否及时披露。

复信显示,自深圳前海基金投入以来,公司多次询问有关各方资金的进展情况,至今未得到明确答复。直到2019年9月初董事会变更前,公司一再敦促方华生询问上述事项的进展情况,并获悉资金已经变更。经确认,本公司仅于2019年11月26日就子公司参与深圳前海恒富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有限合伙)发表声明。

公司什么时候知道深圳前海基金的投资被挪用了?最新回复是“2019年9月初董事会变动后”。该公司11月26日的公告写道,“当董事会在2019年9月初发生变化时”,从“当董事会发生变化时”改为“在董事会发生变化后”,这一规定已经被踩在脚下。

[广告]华泰证券贵宾专属佣金开户并发送二级享受6.08%高利息固定收益理财!

相关阅读

  • 接盘侠绿地:上网赚入门海地王是鸡肋!

  • 米米赚客文章库
  • 绿地控股董事长 张玉良 ?? 乐居财经 王若君 发自上海 ??2月15日,上海的天阴沉沉的。 ??黄浦江董家摆渡口边,有两座“半成品”写字楼孤独地矗立着,“董家渡金融城”的LOGO十分醒目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