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亚生物(01873)上市倒计时开始怎样赚钱最快 生物医药CRO+科创板催化会擦出什么火花?

作者:米米赚客日期:

分类:米米赚客

从医学1.0到生物医学2.0,港股制药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去年4月,香港证券交易所推出了新的上市规则,允许尚未盈利或收入的生物技术公司在香港上市。不久,信达生物(01801)、君实生物(01877)、康熙诺生物(06185)等公司相继上市。这次维亚比奥(01873)也来“展示肌肉”与上面提到的无利可图的生物医药公司不同,伟哥已经盈利,由于专注于持续蓬勃发展的CRO产业而未上市,因此备受市场关注。

智通金融应用称,伟哥已经进入上市倒计时。该公司将通过香港首次公开募股发行3.45亿股,每股3.42-4.41港元,募集资金不超过1.94亿美元。预计它将于5月9日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敲响警钟。

CRO是药物创新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贯穿于药物发现、临床前研究、临床研究和注册批准的全过程。CRO为制药公司提供复合研究、临床前研究、临床研究、技术成果转化和咨询等服务,帮助制药公司缩短新药上市时间,节约成本。

中国有数百家CRO企业。与国外市场相比,规模相对较小,行业集中度相对较低,市场相对分散。然而,目前它已经进入高速发展阶段。规模和浓度正以更快的速度增长。产业链上游和下游的领先子行业有更多机会获得更多市场份额。例如,从临床前研究阶段的化合物优化到药剂学、康龙城、塔加特等临床研发服务,伟哥是CRO最大的药物研发前沿企业,市场份额达70%。

EFS模式下高回报的早期干预

在大约十年的药物研发周期中,不同阶段的成本和回报率是不同的。根据美国卫生和人类服务部的分析,一种假设的新分子的预期净现值和投资回报取决于药物开发每个阶段的失败率。药物开发早期的投资回报通常高于后期。

有多高?平均而言,在药物发现的早期阶段,新分子的预期净现值将低至6200万美元,如果它进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阶段,回报率将超过23倍。如果投资是在药物发现的最早阶段进行的,回报率甚至高于应用工业发展指数之前的平均水平。相比之下,如果投资者只在申请新药或生物制品许可阶段介入,回报率只有19%。

智通金融应用了解到伟哥有两种主要的商业模式,一种是以技术服务换取现金(CFS),另一种是以技术服务换取股权(EFS)。EFS模式是未来的焦点,收入比例将越来越高。伟哥通过技术服务促进公平的模式走在了药物研发的前沿。本质上,伟哥以最低的成本获得了最初的股权,希望在退出时获得更高的回报率。

数据方面,伟哥在2018年研发初期部分退出三个项目,投资回报率分别为494%、212%和200%。对于一个完全退出的项目,投资回报率达到315%,这些高回报是在项目孵化后的1-3年内实现的。除了证实上述早期投资回报率相对较高的说法之外,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巨大的市场需求。

占领蓝海市场的创新模式

随着生物创新药物迎来黄金时代,越来越多的制药公司放弃利润率逐渐被压缩的仿制药,转而增加创新药物的研发和生产。众所周知,药物研发具有周期长、风险高、资金投入大的特点。很少有制药公司有足够的资本,能够独自承担研发失败的风险,尤其是对初创的生物技术公司而言。伟哥站在了这个市场的痛点上,通过技术服务换股权的方式帮助制药公司缓解了财务压力。因此,米米赚客,EFS模式比粮安委模式更受处于药物研发前沿的初创企业的欢迎。

新生物技术产业正在经历巨大的发展。对创新药物的巨大需求催生了大量生物技术公司。作为生物技术公司的孵化器,伟哥无疑面临着一个蓝色的海洋市场。

根据Jost Sullivan的报告,2017年全球CRO市场占医疗研发支出总额的36.5%,预计到2022年将上升至45.8%。市场规模预计将从2017年的102亿美元扩大到2022年的156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8.9%。相比之下,中国药品研发外包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8.7%,预计到2022年将增至4.85亿美元,渗透率和市场规模还有更大的提升空间。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