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家卖拖鞋 自掏腰包网赚赚钱在标签印上失踪儿童信息

作者:米米赚客日期:

分类:米米赚客

2015年,蔡磊成为寻找失踪儿童的志愿者,因为一部寻找失踪儿童的电影。那年秋天,当他经营拖鞋生意时,突然想到他可以用拖鞋的标签让更多的人看到失踪儿童的信息,增加找到失踪儿童的可能性。蔡磊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到目前为止,他已经连续四年在自己生产和销售的拖鞋上贴有失踪儿童信息的标签,总共售出800多万双。

小贩成为寻找失踪儿童的志愿者

将失踪儿童信息打印到拖鞋标签中

41岁的蔡磊是河南郑州的一家拖鞋制造商和销售商。2015年,蔡磊无意中看了电影《迷失的孤独》。在看电影的时候,蔡磊被他父亲寻找儿子已经15年的事实所感动。

蔡磊发现他的朋友也意外失去了孩子,所以他想,“我家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和两个孩子,一个14岁,另一个6岁。如果那个走失的孩子是我自己的,我真的会痛苦一辈子,我会像电影里的父亲一样寻找一辈子的孩子,直到找到为止。”此后,蔡磊越来越关注“寻找儿童”的新闻,并逐渐成为寻找失踪儿童的志愿者。

成为志愿者后,蔡磊经常帮助失去孩子的家庭寻找失踪的孩子。蔡磊发现,这些孩子的父母和亲属在全国寻找孩子的过程中,会将孩子的照片和信息打印成海报或制作大卡片。“我突然想知道是否可以把这些失踪儿童的信息打印到商品标签上,并挂在商品上,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些失踪儿童的信息。”蔡磊说,这将增加失踪儿童信息的传播,让更多的儿童尽快回家。

有了这个想法,蔡磊立刻想到拖鞋是一种可以使用的商品。蔡磊告诉《北青报》记者,他选择拖鞋作为承运人,因为他是拖鞋的制造商和销售商。他还觉得拖鞋是每个家庭甚至每个人的“必需品”。“不是每个人都买拖鞋穿吗?我的拖鞋销往全国各地。所以只要买拖鞋或我拖鞋的人,他或多或少都会看到失踪儿童的信息卡。”然而,根据蔡磊的理解,大多数失去孩子的家庭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关于失踪孩子的信息,从而增加找到他们的机会。

蔡磊的想法得到了他的志愿组织“婴儿之家”的支持。2015年秋季,第一批丢失儿童信息卡和产品标签卡的拖鞋在市场上生产和销售。

失踪儿童信息卡每年更新一次。

四年内售出了800万双。

《北京日报》记者在蔡磊提供的挂在拖鞋上的失踪儿童信息卡上看到,该信息卡不仅包含姓名、性别、出生日期、失踪事件、失踪地点等基本信息。还包括失踪儿童的照片、联系方式和微信公众号二维码“宝贝之家”。

蔡磊告诉《北青报》记者,拖鞋上挂着的失踪儿童信息卡都是真实的。每年“婴儿之家”都会将警方归档的最新失踪儿童信息发送到蔡磊,蔡磊选择后,这些信息将被制成卡片。

至于制作卡片的费用,全部由他个人出资。“一张卡的成本是5美分,加上人工成本,我必须为每双鞋付1美分。”“从2015年到现在的四年间,我们生产的每双拖鞋都附有一张失踪儿童信息卡,现在已经售出800万双,米米赚客,所有这些都是我个人支付的。”至于这些年来打印失踪儿童信息卡的费用,蔡磊说,“每年都不一样。我没有仔细计算过,但数量相当大。”

标签“改变”书签以保存它。

不要向企业转移成本

最近,默默工作了四年寻找失踪儿童的蔡磊突然变得愤怒起来。蔡磊公司生产销售的拖鞋已经成为互联网上的热门话题。虽然大多数网民称赞蔡磊,但也有人质疑。

对此,突然成为网络轰动人物的蔡磊告诉《北青报》记者,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我只是不能忍受孩子失去这种东西。做标签和拖鞋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已经很久没做任何事情了。”

蔡磊说不清楚是否有孩子通过卡回家,因为卡上留下的联系人不是他自己。但是蔡磊仍然希望拖鞋标签能给更多失踪儿童的家庭带来线索或者帮助他们找到孩子。最近,蔡磊也对商品标签进行了研究。大多数人习惯于买东西后扔掉标签。“那么我的卡的效果不太好。我们正在研究把悬挂的卡片变成书签,这样更多的人会保存它。”

如果卡被用作书签,成本会相应增加,但即便如此,蔡磊坚持自己将继续承担这部分成本,不会将压力转移给企业。“这是我的个人行为,所以我当然会自己承担成本,把压力转移给企业,而企业会变得酸酸的。”

温家宝/本报记者王天琦协调/姜硕

商家卖拖鞋 自掏腰包网赚活动在标签印上失踪儿童信息

2015年,由于一部寻找失踪儿童的电影,蔡磊成为寻找失踪儿童的志愿者。那年秋天,当他经营拖鞋生意时,突然想到他可以用拖鞋的标签让更多的人看到失踪儿童的信息,增加找到失踪儿童的可能性。蔡磊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到目前为止,他已经连续四年在自己生产和销售的拖鞋上贴有失踪儿童信息的标签,总共售出800多万双。

供应商成为寻找失踪儿童的志愿者

将失踪儿童的信息打印到拖鞋标签

41岁的蔡磊是河南郑州的一家拖鞋制造商和销售商。2015年,蔡磊无意中看了电影《迷失的孤独》。在看电影的时候,蔡磊被他父亲寻找儿子已经15年的事实所感动。

蔡磊发现他的朋友也意外失去了孩子,所以他想,“我家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和两个孩子,一个14岁,另一个6岁。如果那个走失的孩子是我自己的,我真的会痛苦一辈子,我会像电影里的父亲一样寻找一辈子的孩子,直到找到为止。”此后,蔡磊越来越关注“寻找儿童”的新闻,并逐渐成为寻找失踪儿童的志愿者。

成为志愿者后,蔡磊经常帮助失去孩子的家庭寻找失踪的孩子。蔡磊发现,这些孩子的父母和亲属在全国寻找孩子的过程中,会将孩子的照片和信息打印成海报或制作大卡片。“我突然想知道是否可以把这些失踪儿童的信息打印到商品标签上,并挂在商品上,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些失踪儿童的信息。”蔡磊说,这将增加失踪儿童信息的传播,让更多的儿童尽快回家。

有了这个想法,蔡磊立刻想到拖鞋是一种可以使用的商品。蔡磊告诉《北青报》记者,他选择拖鞋作为承运人,因为他是拖鞋的制造商和销售商。他还觉得拖鞋是每个家庭甚至每个人的“必需品”。“不是每个人都买拖鞋穿吗?我的拖鞋销往全国各地。所以只要买拖鞋或我拖鞋的人,他或多或少都会看到失踪儿童的信息卡。”然而,根据蔡磊的理解,大多数失去孩子的家庭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关于失踪孩子的信息,从而增加找到他们的机会。

蔡磊的想法得到了他的志愿组织“婴儿之家”的支持。2015年秋季,第一批丢失儿童信息卡和产品标签卡的拖鞋在市场上生产和销售。

失踪儿童信息卡每年更新

四年内售出了800万双

《北京日报》记者在蔡磊提供的挂在拖鞋上的失踪儿童信息卡上看到,该信息卡不仅包含姓名、性别、出生日期、失踪事件、失踪地点等基本信息。还包括失踪儿童的照片、联系方式和微信公众号二维码“宝贝之家”。

蔡磊告诉《北青报》记者,拖鞋上挂着的失踪儿童信息卡都是真实的。每年“婴儿之家”都会将警方归档的最新失踪儿童信息发送到蔡磊,米米赚客,蔡磊选择后,这些信息将被制成卡片。

至于制作卡片的费用,全部由他个人出资。“一张卡的成本是5美分,加上人工成本,我必须为每双鞋付1美分。”“从2015年到现在的四年间,我们生产的每双拖鞋都附有一张失踪儿童信息卡,现在已经售出800万双,所有这些都是我个人支付的。”至于这些年来打印失踪儿童信息卡的费用,蔡磊说,“每年都不一样。我没有仔细计算过,但数量相当大。”

标记“更改”书签以保存

不向企业转移成本

最近,默默工作了四年寻找失踪儿童的蔡磊突然变得愤怒起来。蔡磊公司生产销售的拖鞋已经成为互联网上的热门话题。虽然大多数网民称赞蔡磊,但也有人质疑。

对此,突然成为网络轰动人物的蔡磊告诉《北青报》记者,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我只是不能忍受孩子失去这种东西。做标签和拖鞋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已经很久没做任何事情了。”

蔡磊说不清楚是否有孩子通过卡回家,因为卡上留下的联系人不是他自己。但是蔡磊仍然希望拖鞋标签能给更多失踪儿童的家庭带来线索或者帮助他们找到孩子。最近,蔡磊也对商品标签进行了研究。大多数人习惯于买东西后扔掉标签。“那么我的卡的效果不太好。我们正在研究把悬挂的卡片变成书签,这样更多的人会保存它。”

如果卡被用作书签,成本会相应增加,但即便如此,蔡磊坚持自己将继续承担这部分成本,不会将压力转移给企业。“这是我的个人行为,所以我当然会自己承担成本,把压力转移给企业,而企业会变得酸酸的。”

最初的标题是“商人出售标签上有失踪儿童的拖鞋”

温家宝/记者王天琦坐标/姜硕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