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万份“人造肉”美食上网赚建站进博会 观众“闻着味儿”

作者:米米赚客日期:

分类:米米赚客

新华社上海11月8日电问:5万份“人造肉”美食来到世博会,观众“闻一闻”

中国新闻社记者李佳佳

作为一家来自美国硅谷的初创企业,生产“人造肉”的不可能食品无疑是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的一大亮点。

中午,一长串排队等候品尝不可能的“人造肉”汉堡的人会围着摊位转,当场烹饪,四处嗅闻。许多博览会的参观者说“他们来这里闻闻气味”。

图:美国不可能食品公司带来的人造肉汉堡在交易会上亮相。中国新闻社记者张恒伟拍摄

不可能的食物(Improved Food),由斯坦福大学生物化学荣誉教授、前儿科医生帕特里克·布劳恩(Patrick Braun)于2011年创立,是创造美味可持续蔬菜肉的专家。

帕特里克曾要求一位美国资深电视人盲目测试“人造肉”汉堡和真正的牛肉汉堡。结果,电视人把“人造肉”汉堡视为真正的牛肉汉堡,直言不讳地说,“味道更好”。

这是中国第一次展示不可能的“人造肉”汉堡。帕特里克希望找到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我们现在正在为此做准备,希望获得中国监管机构的许可。”

世博会的第二天,不可能的食物还邀请明星厨师梁子庚现场烹饪。除了汉堡包,你还可以品尝“人造肉”狮子头和“人造肉”蒸饺。世博会期间,“不可能”为用餐者准备了50,000种“人造肉”食品。

“人造肉”是2019年的热门词汇,在今年上半年引发了许多讨论。然而,帕特里克似乎不想把他的产品与“人造”这个词联系起来。他更喜欢“蔬菜肉”这个词。

照片:食客们在集市上匆忙品尝人造汉堡。中国新闻社记者张恒伟拍摄

“我们的产品不是从动物细胞中培养出来的。我们所有的肉制品都来自植物,如大豆、葵花油、椰子油等。发酵用于生产过程中,所以这都是自然的。”帕特里克一再强调,不可能的汉堡“不使用任何动物细胞”。

与许多食品企业不同,《不可能的食品》并没有选择进入世博食品和农产品大厅,而是站在被许多硬核技术包围的科技客厅里。“因为我们不仅是一家食品公司,也是一家主要专注于科学研究和技术的公司,所以我们使用全新的技术和方法来生产肉类,并且使用植物来生产比动物肉具有小得多的环境足迹的肉类”。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最大的肉类消费国。今天,中国消耗了全球28%的肉类。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需求也在激增。“中国完全有能力成为向可持续食品体系过渡的世界领导者。”帕特里克说,米米赚客,“不可能的食品希望成为中国的合作伙伴,建立世界上最灵活、安全和可持续的食品体系,并为其他国家树立榜样。通过向植物肉类的过渡,中国可以帮助提高每个人的生活质量,避免生物多样性的崩溃,并减少全球变暖的影响。”

帕特里克还有一个大胆的愿景——到2035年,用植物肉完全取代动物肉,以进一步保护地球。

在今年1月的国际消费电子展上,不可能的食物推出了升级版汉堡2.0,并获得了该展会的最高奖项。自2.0产品发布以来,销量飙升。在亚洲,“不可能的食物”的销售额增长了五倍多。植物制成的肉在香港、澳门和新加坡的餐馆出售。

未来,帕特里克将继续开发并将蔬菜肉制成猪肉、鸡肉、羊肉、鱼等不同口味,这与企业的名称不同:不可能。该公司正试图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结束)

新京报评记者节:不管怎么用手机赚钱入行第几年 心里永远是少

原标题:无论你从事职业多少年,你的心永远是少年记者节的一个特色。

△ 2016年7月8日,湖北武汉,新京报记者陶冉在拍摄受大雨影响的城市内涝画面。摄影/和冠欣

[记者是笨拙的人。

我们很少,

一个人的第一颗心、热情和同情心。

我们想要很多,

触摸真相,寻找真相,传递希望。

今天是第20个记者日。在这个非假日工作日,我们邀请了几位同事谈论我们多年来工作的变化。

-经商3年-

“不再因无知而偏见,不再因肤浅而轻信”

△ 左图,2016年12月30日,西藏拉萨大昭寺,入职新京报前一周的李宁远。 △ 右图,2019年4月27日,斯里兰卡科伦坡,采访连环爆炸事件间隙的新京报视频记者李宁远。

在最初的3年里,粉底液改变了3种尺寸,增加了10公斤,飞行了257小时40分钟,再也没有穿高跟鞋。

当我在旅行开始时看到我折断的手指时,我感到头晕。现在我可以看犯罪现场调查晚餐了。曾经害怕黑暗,害怕狗,害怕独自行走,现在他手里有一只脚站着,晚上在旷野里行走5公里,没有压力。

我自己更快乐的变化是我变得比以前更平静了。不再容易对任何人进行评估或得出结论,不再因无知而有偏见,不再因肤浅而轻信,也不再容易受到伤害。

-经商5年-

“患者和计划逐年”

△ 2015年4月,西安,从毕业后第一份正式媒体工作离职的王国强。 △ 2019年4月,青海,和父母一起休假的新京报微博编辑王国强。

今年是我在《新京报》工作的第四年。时间过得很快,肉眼可见的沧桑变化很大。

这些年来,我逐渐适应了北京城市的节奏,长时间通勤不会这么困难。我认为最大的变化是比过去更有耐心,更有计划。我希望我能继续坚持并努力工作,也希望我不会失去好奇心和激情。

此外,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最近越来越意识到身体健康的重要性,并开始将健身列入日程,希望坚持下去。

-经商7年-

“最大的变化是专业知识和经验”

△ 2010年10月,成都,大学生戴玉玺130斤,发量浓密,还能看到下巴。 △ 2019年3月,北京,新京报APP高级要问运营戴玉玺160斤,发际线显著上移,自认侧身拍照是最佳藏肉角度。

在过去的7年里,米米赚客,专业知识和经验发生了比外表更多的变化。

七年前,我还是一个无知的毕业生。我每天都跟着老编辑,担心我的未来。今天,我更放松了,知道什么话题会引起更多的共鸣,什么内容会打动人们的心。同时,我也更加尊重我从事的媒体工作。

恢复真实事件发现领域并将第一手信息发送给读者可能是媒体最基本、最神圣的责任。

-经商12年-

“越来越充分地生活”

△ 2006年5月1日,大连,大学三年级的刘洋。 △ 2019年8月,大连,儿子四岁半的新京报社会新闻记者刘洋。

因为你必须接触各行各业,并在工作中体验生活的各个方面,多年来你一直处于不断学习和积累的过程中。

事实上,我非常感谢这份工作。它带给我的新鲜感和成就感让我年复一年保持年轻,渴望学习。在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前,我是这么多年前来到这里的。

也许是我的职业让我看得更多,或者是我的成长让我的生活变得简单。我觉得近年来我对生活的追求变得越来越简单,人们生活得越来越充实。

最近,我特别希望有一次只属于我自己和我最好的朋友的旅行。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会等到她断奶。

-经商17年-

“心还年轻”

#p#分页标题#e#

△ 2002年夏天,上海,大学刚毕业的王远征。 △ 2018年冬天,北京家中,由老婆掌镜拍下肖像照的新京报摄影记者王远征。

来北京之前,我觉得北京太大了,不值得害怕。14年后,我觉得地球很小。看来我已经长大了。

原来尖尖的脸变成了现在的大圆脸。原来瘦的家伙现在变成胖叔叔了。曾经所有的零部件都是原装的,但不幸的是我的跟腱断裂了。

然而,如果你仔细考虑一下,这些变化都是外在的。深深地看着自己,似乎你真的没怎么改变,你的心依然年轻。

当每个人都变了,我认为成为唯一一个保持不变的人是件好事。

我们不是超人,但是我们愿意尽最大努力完成一些事情。

我们知道,无论在我们职业生涯的最初几年,我们仍然有一个充满激情和热血的年轻人。

△ 2009年5月20日,北京东六环由北向南次渠收费站附近发生一起运输车运载化学品泄漏事故,新京报记者王贵彬在现场拍摄。摄影/张沫

 △ 2012年11月21日,北京东城区先农坛体育场,新京报记者郭延冰正在拍摄原中国足球队运动员。摄影/新京报记者陈杰

△ 2012年11月21日,北京东城区先农坛体育场,新京报记者郭延冰正在拍摄原中国足球队运动员。摄影/新京报记者陈杰

 △ 2013年4月22日, 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清仁乡,原新京报记者朱柳笛在地震灾区采访。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3年4月22日, 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清仁乡,原新京报记者朱柳笛在地震灾区采访。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4年11月21日,浙江乌镇,新京报记者在分发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特刊。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4年11月21日,浙江乌镇,新京报记者在分发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特刊。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5年8月14日,天津滨海新区“8·12”爆炸现场,新华社记者沈伯韩在爆炸点周围拍摄。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5年8月14日,天津滨海新区“8·12”爆炸现场,新华社记者沈伯韩在爆炸点周围拍摄。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5年8月15日,天津滨海新区“8·12”爆炸现场,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正在一栋被炸毁的大楼内拍摄。摄影/彭子洋

△ 2015年8月15日,天津滨海新区“8·12”爆炸现场,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正在一栋被炸毁的大楼内拍摄。摄影/彭子洋

 △ 2015年8月31日,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原新京报记者黄颖和采访对象一起寻访抗日遗址。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5年8月31日,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原新京报记者黄颖和采访对象一起寻访抗日遗址。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p#分页标题#e#

 △ 2015年11月18日,新京报社,原新京报编辑郑淇带着孩子在做版。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p#页面标题#e#

△ 2015年11月18日,新京报社,原新京报编辑郑淇带着孩子在做版。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5年,天津极地海洋世界企鹅馆内,新京报记者王飞正在给企鹅拍特写。摄影/鲁青

△ 2015年,天津极地海洋世界企鹅馆内,新京报记者王飞正在给企鹅拍特写。摄影/鲁青

 △ 2016年2月16日,北京,尚处哺乳期的新京报记者温薷带着奶盒采访。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6年2月16日,北京,尚处哺乳期的新京报记者温薷带着奶盒采访。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6年6月23日,北京,北京青年报记者郝羿和北京日报记者和冠欣边吃饭边等待拍摄高考状元。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6年6月23日,北京,北京青年报记者郝羿和北京日报记者和冠欣边吃饭边等待拍摄高考状元。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7年4月26日,伊拉克,中国日报记者王敬在等待拍摄时机。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2017年4月26日,伊拉克,中国日报记者王敬在等待拍摄时机。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2017年12月31日,北京故宫,新京报记者倪伟(右三)和同行在采访前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7年12月31日,北京故宫,新京报记者倪伟(右三)和同行在采访前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摄影/新京报记者浦峰

 △ 2018年4月28日,陕西,新华社记者沈伯韩(右)、解放日报记者赖鑫琳(中)、新浪网董德(左)、新京报记者浦峰(上)在拍摄一对散步的双胞胎。摄影/王颖

△ 2018年4月28日,陕西,新华社记者沈伯韩(右)、解放日报记者赖鑫琳(中)、新浪网董德(左)、新京报记者浦峰(上)在拍摄一对散步的双胞胎。摄影/王颖

 △ 2019年3月3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工人日报记者王伟伟在全国两会现场拍照。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2019年3月3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工人日报记者王伟伟在全国两会现场拍照。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2019年3月5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外,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史方舟在全国两会现场拍摄政协委员。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2019年3月5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外,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史方舟在全国两会现场拍摄政协委员。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2019年3月15日凌晨,北京人民大会堂外,新京报记者薛珺(右一)和同行们一起在寒风中排队等待入场。每年的全国两会,为了抢占机位,记者们都要提前好几个小时排队。摄影/魏彤

△ 2019年3月15日凌晨,北京人民大会堂外,新京报记者薛珺(右一)和同行们一起在寒风中排队等待入场。每年的全国两会,为了抢占机位,记者们都要提前好几个小时排队。摄影/魏彤

 △ 2019年3月24日,江苏盐城,新京报记者们住在距离响水爆炸核心区500米左右的民房。民房玻璃被震碎,四处漏风。康佳穿着村民的军大衣御寒,祖一飞窝在被子里写稿,没吃晚饭的向凯正在啃干脆面。摄影/新京报记者康佳

△ 2019年3月24日,江苏盐城,新京报记者们住在距离响水爆炸核心区500米左右的民房。民房玻璃被震碎,四处漏风。康佳穿着村民的军大衣御寒,祖一飞窝在被子里写稿,没吃晚饭的向凯正在啃干脆面。摄影/新京报记者康佳

#p#分页标题#e#

 △ 2019年4月7日,四川凉山州,木里森林火灾后,新京报记者吴江在前往拍摄点的摆渡船上吃香蕉补充体力。摄影/麦圈 #p#页面标题#e#

△ 2019年4月7日,四川凉山州,木里森林火灾后,新京报记者吴江在前往拍摄点的摆渡船上吃香蕉补充体力。摄影/麦圈

 △ 2019年5月15日,四川崇州市三江镇,新京报记者杜雯雯(右二)、原新京报记者龚思宇(右一)在采访被拐19年后找到家的王永福。摄影/新京报记者尹亚飞

△ 2019年5月15日,四川崇州市三江镇,新京报记者杜雯雯(右二)、原新京报记者龚思宇(右一)在采访被拐19年后找到家的王永福。摄影/新京报记者尹亚飞

 △ 2019年5月25日,河北,半夜暗访完回到宾馆,新京报记者王飞翔和司机王成良睡前还在商量第二天的行动路线。摄影/新京报记者尹亚飞

△ 2019年5月25日,河北,半夜暗访完回到宾馆,新京报记者王飞翔和司机王成良睡前还在商量第二天的行动路线。摄影/新京报记者尹亚飞

 △ 2019年6月2日,中国儿童中心,新京报记者吴娇颖在采访世界环境日活动中拍视频。摄影/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 2019年6月2日,中国儿童中心,新京报记者吴娇颖在采访世界环境日活动中拍视频。摄影/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 2019年7月7日,甘肃兰州,新京报记者郑新洽在用无人机拍摄兰渝铁路上的中欧班列。摄影/新京报记者韩茹雪

△ 2019年7月7日,甘肃兰州,新京报记者郑新洽在用无人机拍摄兰渝铁路上的中欧班列。摄影/新京报记者韩茹雪

 △ 2019年8月4日,新疆库尔勒,环球时报记者崔萌(左)和人民画报记者万全(右)在拍摄国际军事比赛的路上奔跑。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2019年8月4日,新疆库尔勒,环球时报记者崔萌(左)和人民画报记者万全(右)在拍摄国际军事比赛的路上奔跑。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2019年8月11日,浙江台州,当地受到了台风“利奇马”极大影响,新京报记者刘名洋站在汪洋中采访。摄影/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 2019年8月11日,浙江台州,当地受到了台风“利奇马”极大影响,新京报记者刘名洋站在汪洋中采访。摄影/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 2019年10月1日,北京,新京报记者浦峰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联欢活动上拍摄。摄影/杜洋

△ 2019年10月1日,北京,新京报记者浦峰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联欢活动上拍摄。摄影/杜洋

你一直坚持用笔、书页、镜头和屏幕,

努力工作!

北京新闻摄影部

单击以输入主题:

第20个中国记者节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