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改变落地,wow怎么赚钱5000亿市场“炸锅”!

作者:米米赚客日期:

分类:米米赚客

深圳交易所买卖基金交易结算新模式爆发 股票交易所买卖基金活动大幅改善

中国基金会记者李书超

10月21日,《深圳证券交易所证券投资基金交易申购赎回实施细则》(2019年修订)正式实施(以下简称《细则》)。深圳交易所交易的结算模式得到优化,跨市场交易所交易基金迎来了“2.0时代”。自《细则》实施以来,在深交所上市的交易所交易基金活动大幅增加,部分主导产品的交易量翻了一番。

细则将实施半个月。

交易活动大幅增加。

数据显示,截至11月8日,新规实施后15个交易日内,在深交所上市的58只具有可比数据的交易所交易基金股票的平均日成交量为4907.88万元,比从国庆到新规实施的9个交易日高出7%。平均日周转率也从1.66%上升到1.81%。其中,一些跨市场股票交易所交易基金的交易量飙升。例如,同期在深交所上市的沪深300(160706)和中国证券交易所500ETF的交易量翻了一番。沪深300ETF的交易量从每天2.27亿元增加到4.94亿元,区间内的平均日成交量也从0.99%增加到2.11%。交易额和周转率都飙升了。交易所交易效率的巨大变化正在酝酿一场领先交易所交易基金产品的冲突。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深交所对深交所交易所交易结算模式的优化将大大提高深交所跨市场交易所交易基金的效率。

国泰基金表示,在深交所新的跨市场交易所交易基金模式下,套利者和做市商的资本使用效率已大幅提高。深交所和基金公司对此问题进行了广泛宣传,吸引了大量新客户,导致交易所交易基金流动性大幅增加,套利活动更加活跃。因此,新模式推出后,深交所的交易量和成交量呈现较大增长。

鹏华基金量化及衍生品投资部量化研究副主任陈龙(Chen Long)认为,短期内相对较高的交易量和周转率是投资者试图在新模式下交易造成的。专业投资者都是天生的交易者。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新模式暂时优于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交易所交易基金模式,从而提高了资金利用率。投资者渴望尝试新事物,导致交易量和周转率的爆炸性增长。

方正富邦基金指数投资部总经理吴浩分析称,深交所交易结算机制的优化对深交所的跨市场ETF做了两大改变:一是取消了现场RTGS赎回模式,增加了要求深证结算和沪证现金置换的现场赎回模式,保留了原有的场外赎回模式;二是交易赎回ETF股票以及赎回现金置换采用a股结算模式,这意味着深圳跨市场ETF无需股票期货就可以完成T+0周期赎回套利,同意手动转换为自动转换,仍然保持两种互补的赎回模式,相当于两轮驱动。

此前,深圳跨市场交易所交易基金采用场外实物赎回模式,要求上海和深圳证券同时结算,而上海跨市场交易所交易基金采用现场赎回模式,要求上海证券同时结算,深圳证券以现金替代。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分别在中国结算公司的上海和深圳分支机构注册,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基金的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基金股票以T+1结算。因此,不与股指期货相匹配,深交所就无法实现T+0赎回套利。

这更有利于满足高频交易投资者的套利需求。

许多业内人士认为,深圳交易所买卖基金结算模式的调整增强了交易所买卖基金市场的流动性,简化了交易所买卖基金的运作。市场各方的运营成本和运营风险都有所降低,这有利于通过ETF的配置引导以机构投资者为代表的中长期基金广泛参与a股市场,也明显有利于当日的高频交易投资者。

陈龙表示,深交所的旧模式是现场全现金模式和场外全实物模式。新模式使得股票可以在购买后的第二天卖出,资金可以在赎回后的第二天使用。与上海证券交易所模式相比,购买后T+1天的交易不再受到限制,资金可以在赎回后当天使用。新模式的采用将为日内T+0套利交易的客户带来卓越的交易体验。

吴昊认为,深交所的这一变化可以提高深圳跨市场交易所交易基金的现场流动性,更有利于交易投资者,满足他们的套利需求。

卜式基金和嘉实基金(博客、微博)都认为,新的结算模式对于当日的高频交易客户意义重大。深圳交易所交易基金交易结算模式提高了跨市场交易所交易基金的交易效率,降低了短期和套利投资者的风险敞口。同样,提供交易所交易基金流动性的做市商也可以更方便地为投资者提供他们需要的流动性。在套利投资者和做市商的支持下,大额甚至大额申购赎回的效率将大大提高,配售机构投资者的进出将更加方便。

跨市场交易所交易基金交易机制可能趋于统一

整体市场效率将得到提高。

深圳证券交易所已经提高了交易效率,上海证券交易所也可能效仿。9月2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关于做好调整上海证券交易所跨市场股票交易所交易结算方式及其他相关业务技术准备的通知》;11月4日,邓忠公司就《交易所交易基金登记结算业务实施细则》征求意见。

微观金融史领域的开山之作 读《国外网赚项目微观金融史:一个银行职员的档案寻踪》

刘平博士是一名资深银行从业者。他研究中国近代金融史多年,取得了丰硕的学术成果。他写了许多关于金融史的专著,编纂了许多历史文集,在金融史领域受到广泛关注。近年来,他把研究兴趣转向了微史学。刘平的新书《小额信贷史:一家银行职员的记录》描述了陈伯勤在大约20年的时间里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展示了当时社会生态中现代金融史上次要人物的重要性,并深入挖掘了他所经历的几个政治、金融和社会事件及其相互关系。它不仅没有“割裂”金融和历史,而且在微观层面上使金融历史“场景化”和“多元化”。

与宏观史学对历史的综合研究和总体分析相比,微观史学注重个人、叙事、事件和区域研究,注重历史政党的生活细节及其与社会的关系。同时,微观历史研究是建立在当时广阔的社会文化背景之上的。通过讲述一个人的详细生活经历,从宏观层面探索和提出了个人心理的建构模式、特定群体的生活状态、社会组织的结构形式等诸多问题。在宏观历史的研究范式下,研究人员往往关注少数知名银行家。像陈伯勤这样的“小人物”在金融史上被忽视是很自然的。然而,这些生动的历史发生在陈秦博身上:他们是中国现代银行业发展的第一线见证人。他们是第一个见证和实践中国现代金融变革的人。他们是第一个察觉和承担社会动荡带来的各种金融事件的人。不幸的是,由于缺乏对微观金融历史的研究,我们无法确切了解像陈秦博这样的一线银行家是如何从事金融活动的,他是如何看待自己目睹的金融事件的,他是如何利用自己的银行地位和知识储备来应对这些事件的,以及他是如何看待现代中国发生的各种金融事件的。必须承认,学术界对微观金融史的研究还不够。

《微观金融史》弥补了微观层面金融史研究的不足。书中,刘平以50多万字的规模,米米赚客,系统梳理了陈伯勤20世纪20年代初至40年代初在浙江兴业银行(601166,古坝)工作期间的档案,并对他在上海、郑州、汉口、天津、青岛等城市的工作经历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研究对象经历或目睹的武汉现金封锁、两元废除、法币改革、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等全国性事件,以及郑州玉峰棉纺厂罢工、日本海军陆战队登陆青岛、天津金融控制等区域性事件一一呈现。对“碎片化”的“日常生活史”和“个人记忆史”进行了分析和整合,并结合各种档案材料丰富了微观金融史的整体叙事。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微观叙事方法建构的“小历史”最终会导致更深刻的“大历史”。事实上,正是在对历史研究整体结构的总体把握的基础上,刘平通过叙事本身的解释功能凸显了历史本身的生动性、多样性和丰富性,从而缩短了我们与历史的距离。正是通过对陈伯勤的多角度、三维描绘,刘平呈现了一个独特的微观金融史研究。

纵观《小额信贷史》,其写作的前提是史料、调查和论证,这些构成了其鲜明的特色。在写作过程中,作者多次往返于上海档案馆和上海图书馆,抢救各种资料,支持对陈伯勤的深入分析。他专程到青岛、天津等地实地考察相关地点,补充与陈伯勤有关的细节,还原陈伯勤工作和生活的真实画面。同时,对史料中发现的有价值的细节进行分析,并将其放在一个更大、更广的历史范畴中,以扩展其解释,并增强微观案例研究的深度和历史来源的广度。

例如,在陈伯勤进入浙江工业银行之初,对他的一些薪酬福利制度规定的考察表明,该行建立了一个相对严密的管理体系,并在全行营造了一种相对较强的“守法”氛围。军事保险是民国时期的一种特殊保险。陈伯勤关于玉峰棉纺厂是否应该续签军事保险的短信,不仅显示了陈伯勤在严格执行法规方面的适度灵活性,也显示了银行业对当时饱受战争摧残的局面的反应。此外,书中引用的陈伯勤经历的生动案例,如《三分钟更快》(Three Minutes Faster)和《小盒子永远伴随我们》(Small Boxes Always),都反映了银行家在大时代背景下处理紧急事件的智慧、勇气和责任。

胡适声称有一些证据可以说些什么。在他的书中,刘平在解释和处理历史资料时保持了高度的谨慎。该书坚持“让史料说话”的原则,不仅用相关史料支持书中描述的所有历史事件,而且对史料也不做过多的解释,以充分准确地反映原作者的真实意图。以陈伯勤的工作经历和生活轨迹为线索,他聚焦于民国动荡的金融史,并将自己寻找史料的一些过程和感受,包括实地考察,融入书中,从而为读者呈现了一部可读性强、逻辑性强的民国微观金融史。

#p#分页标题#e#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这本书是一部微观历史研究,但它展现了当时社会和金融业的大致情况,就像张泽端的名画《清明上河图》一样。虽然它只描绘了一天中某个时间的街景,但它代表了各行各业的人,并有自己的特点。通过对与陈伯勤打过交道的地方官员、士兵、商人、同辈和同事的描述和描绘,以及对当时的银行体系、机构、事件和人物的梳理和比较,现代中国金融业的生态图景得以再现。当然,刘平的研究不能涵盖所有方面,但至少,正如他在序言中所说,通过陈伯勤的故事,特别是那些丰富细节的再现,历史的真正“触摸”可以得到更深刻的认识。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微观金融史”使微观视角下的金融史具有“场景”和“多样化”的效果,这是难以呈现的,也是一般意义上的制度文本和专门研究所无法替代的。

这本书并非没有遗憾和不足。例如,陈伯勤对个人生活的研究不够深入。有些章节可能很难阅读,因为它们引用了更同质的历史材料。然而,作为学术界第一本小额金融史书,该书为经济史、金融史、社会史等领域的研究者提供了一个具有丰富参考价值的样本,也为当代银行家提供了一个启发性的参考。(本版乐山照片)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