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网赚单页意见稿或在明年二三月出台

作者:米米赚客日期:

分类:米米赚客

(原标题:创业板改革会比科学创新委员会更有活力吗?)

经济观察记者沈书鸿在商界,没有永远的失败和胜利,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深交所和上海证券交易所几乎同时成立于1990年底,在过去30年a股发展的跌宕起伏中,一直保持着“知己知彼”的竞争关系。

从同质竞争到差异化发展,沪深交易所在各自的轨道上竞争。尽管以“硬科学技术”为核心的科学委员会成立了,优势的天平开始逐渐向上海证券交易所倾斜。随后,深圳资本市场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政策也越来越密集。备受期待的创业板改革迎来了一个“窗口期”

一位接近深交所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深交所几年来一直在为创业板改革做准备,其组织结构早已建立,但现在进展更快了。”

改革已经迫在眉睫。业内人士预计,由于2020年2月注册制度的授权决定期届满,以及企业明年申报年报的时间点,创业板注册制度改革意见草案最迟将于明年2月或3月公布。

最近,随着11月份计划放松的再融资,已有10年历史的创业板市场(创业板)的改革加快了。其次,如何推进创业板上市、并购重组改革和试点登记制度,是创业板改革必须面对和解决的现实而紧迫的问题。

[快车道/S2/]

三个月前,顶级设计首次提出推动创业板登记制度改革。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的意见》提出,要研究完善创业板上市、再融资和并购制度,为推进登记制度改革创造条件。

接下来的3个月,创业板改革相关政策和优惠政策陆续出台。从《资本市场深度改革十二条》的颁布到中国证监会主席易惠曼、副主席李朝明相继提出全面推进深圳资本市场改革发展、进一步增强创新创业企业制度包容性的建议;从深圳证券交易所召开党委会议、党委中央小组学习会议和中层以上干部会议,加快创业板市场改革和试点登记制度的建议,完善深圳市场产品体系,到创业板并购重组政策、再融资等政策的实际放松,创业板改革的信号已经变得非常明显。只有完善创业板的并购重组再融资等基本制度,才能更好更快地进行创业板发行上市的制度改革。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还告诉记者,市场对深交所的各个方面都有很高的期望,中国证监会对深交所也有相对较高的要求。在未来一两年内,深交所将继续承担主要任务。

所有各方都在加快进展。目前,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已成立创业板登记制度改革小组,深交所也早有规划。

接近深交所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中国证监会于2014年底向国务院提交股票发行登记制度改革方案后,提出进一步推进创业板市场改革,扩大创业板市场覆盖面,深交所已经开始规划创业板市场的改革。近年来,它还不断研究和听取各方的意见。科学创新委员会的许多创新在这个过程中吸收了许多想法。现在,科学创新委员会实施后,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在积极借鉴其经验。”

许多企业已经在采取行动。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11月14日,共有197家企业在创业板市场排队等待审查和申请,其中164家已被预先披露,33家已接受咨询和备案登记。在这164家企业中,59家企业更新了其预披露,14家企业接受了预披露,91家企业处于反馈状态。

也有不少企业处于观望状态。“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的领导已经和我们沟通过,希望我们能去科学创新委员会或创业板市场,但是投资银行建议我们不要做得太早,可以静观创业板市场改革的进展。”一位深圳的首次公开募股申请人表示。

另一家刚刚从香港股市私有化的机械企业——证券部告诉记者,该公司正准备重新上市a股。一些投资银行家强烈建议他们去创业板上市,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对创业板正在进行的改革充满兴趣。如果合适的话,也可以选择创业板上市。

在他看来,一方面,被科学创新委员会分拆的新股数量日益增多,之后发行股票上市的企业没有优势。另一方面,私有化之前,公司估值不高,更适合创业板市场。“与此同时,我们的实际控制人还拥有一家创业板上市公司,该公司已经习惯并适应了与深交所务实的对接方式。因此,一旦创业板改革达到预期,我们将很有可能选择创业板上市。”

“在创业板改革草案公布之前,我们已经看到许多政策相继出台,比如放松对再融资的限制,这些都是好信号。”上述企业人士称。

第一次[再融资/s2/]

11月8日下午,中国证监会宣布了针对所有行业的新再融资政策草案。再融资规则的修订涉及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市场,其中创业板市场的再融资放宽最为强烈。

今年以来150家A股公司网站网赚实控人变更 昔日“明星股

12月13日晚,丁涵余友宣布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这是自今年以来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的第150家a股公司。与2018年同期的99家公司相比,今年控制权发生变化的公司数量增加了50%以上。

案件数量增加

公告显示,豫友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已同意转让股份,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12月13日,公司收到转让本协议的通知。本次转让已获得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出具的《证券转让登记确认书》。颜屋转让的该公司全部1.02亿股股份已转让给平潭风险投资公司。颜屋不再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平潭风险投资持有公司1.0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5%,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从颜屋改为平潭国家管理局。

风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已有150家a股公司宣布完成控制权变更,同比增长逾50%。

关于上市公司控制权变更案例数量大幅增加的原因,东北证券研究主管傅立春在《中国证券报》上告诉记者,原因可以分为三个方面:一是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不断提高,并购政策逐步放开,并购行为逐渐增多,资本各方通过并购转移控制权的机会不断增加。第二,自今年年初以来,一些上市公司的经营面临巨大挑战。一些公司经营不善,所以他们自愿转让股权,以实现控制权的转让。第三,在国有企业改革的背景下,国有企业的资本化和经营效率有所提高。许多公司积极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控制权也发生了变化。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在上述150家上市公司中,41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经从自然人或非实际控制人转变为“国有”公司,占27.33%。只有6家上市公司将其实际控制人从“国有资产”改为自然人。从目前情况来看,今年以来,由“国有资产”控制的上市公司数量持续增加。

在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的上市公司中,许多案例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以获得更多投票权。以任栋控股为例。公司日前宣布,截至目前,福建集团通过股权托管持有上市公司相应表决权的1.19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27%。希克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将共同控制上市公司29.93%的投票权。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福建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SASAC市北京海淀区。

有不同的原因。

在控制权发生变化的上市公司中,许多前明星白马股就是其中之一。一些前白马股存在资本链断裂或股东“空头头寸”等问题,不得不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来缓解资本压力。白马股票的“所有者变更”案例数量有所增加。

以东方花园为例。2019年9月,其实际控制人何乔女、唐凯将占公司总股本5%的1.34亿股股份转让给北京朝阳区国有资本管理中心全资子公司北京朝晖新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晖新”),并无条件、不可撤销地将占公司总股本16.8%的4.51亿股表决权委托给朝晖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SASAC北京市朝阳区。公司成为朝阳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中心下属的首家a股上市公司。

东方花园表示,此次转移将有助于集中资源,帮助公司在水环境管理和工业危险废物处置领域逐步实现区域升级和战略升级。控股权转让有利于提高公司的信用,提高公司和项目的融资能力,为公司满足自身业务发展需要提供流动性支持,有助于快速恢复和提高公司的“造血”能力。公司管理层不会有重大变化。

2018年,由于资金短缺,东方花园陷入公私合作项目停滞、裁员和拖欠工资的危机,市值全年缩水70%。此后,该公司一直积极寻求引进国有战略投资者。2018年12月,何乔女夫妇将其5%的股权转让给朝阳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颍润惠民基金管理中心,总转让价格为10.14亿元。其中,9亿元借给东方花园作为营运资金的补充。2019年9月,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资金短缺得到缓解。

除了上述公司之外,许多“白马”公司最近宣布将改变实际的控制者。

以格力电气为例。12月2日晚,公司宣布收到戈珍投资和控股股东格力集团的通知。格力集团通过依法公开招标程序,于2019年12月2日签署了《珠海格力集团有限公司与珠海明君投资合伙(有限合伙)有限公司关于珠海格力电气有限公司15%股份的股权转让协议》,将占公司总股本15%的9.02亿股上市公司股份转让给珠海明君。权益变动前,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为格力集团,实际控制人为珠海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股权变更后,上市公司将转变为非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格力电气表示,此次股权转让是珠海SASAC提出的战略安排,旨在稳步有序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进一步激发企业活力,优化治理结构,促进格力电气平稳快速发展。珠海明军乐观地认为,未来上市公司业务将继续稳步发展,并认可上市公司的长期投资价值。目的是进一步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保障上市公司长期健康发展,为上市公司引入技术、市场、产业协调等有效战略资源,协助上市公司提升产业竞争力,进一步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

面对考验

#p#分页标题#e#

傅丽春表示,如果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未来的运营模式和股价可能会发生很大变化。如果后期有资产和业务注入,将对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产生较大影响。以国有资产救助的民营企业为例。一方面,可以在未来保留优质资产证券化,促进混合改革,利用资本市场维持和增加优质资产的价值。另一方面,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实现其在相关行业的业务参与。

内部人士指出,米米赚客,收购上市公司的控股权需要非常高的资本。许多改变所有者的上市公司都有巨额隐性债务。在新的实际控制者“负责”之后,他们需要为他们做很多救援行动。例如,提供担保、保证等。这将考验收购方的财务实力。

此外,《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许多“业主”上市公司拥有更多商誉。对于收购这些公司的股份,商誉是否得到妥善处理也是监管者和投资者关注的问题。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