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13天央行再度“降息”!逆回购利拍单网赚率下调5个基点,A股应声飘红,降息周期真要来了?

作者:米米赚客日期:

分类:米米赚客

11月5日央行下调MLF利率后,13日央行再次“降息”,将公开市场操作的反向回购利率下调5个基点。

11月18日,央行发布消息称,7天反向回购以1800亿元人民币的利率竞价形式推出,中标利率为2.5%,较前期下降5个基点,这是4年多来7天反向回购利率的首次下调。

好消息公布后,银行间债券收益率下跌4-5bp,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3.2%以下。

a股市场下跌至红色,上证综指回升2900点。到当天结束时,所有三个a股指数都下跌了。截至当日收盘,上证综指上涨0.62%,收于2909点。深圳综合指数上涨0.7%,收于9715点。创业板上涨0.46%,至1682点。

不到两周之后,央行再次“降息”。对市场而言,央行发布的反周期调整力度加大的信号非常明显。有些人还认为,这是“广义货币”势头的开始。然而,市场对于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将开始降息周期存在分歧。此外,随着“双重担保”MLF和反向回购利率相继下调,毫无疑问,LPR方面的最新报价将于周三下调。许多分析师预计,一年期LPR国债预期将下调5-10个基点。

用MLF和反向循环加代码 保持正常传播

7天反向回购利率的最后一次下调是在2015年10月。四年多之后,7天期反向回购利率的再次下调引起了关注。然而,反向回购利率的下调也在意料之中。11月初,当央行将一年期中期贷款利率下调5个基点时,一些分析师认为,米米赚客,反向回购利率也将下调相同的点数。

光大证券(Guba,601788)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对《证券时报》表示,反向回购利率跟随MLF利率的下降趋势,主要是为了维持政策利率曲线的正常形态。事实上,自2016年2月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里,1年期多边基金和7天期反向回购利率之间的息差一直保持在75个基点左右。货币政策通过收益率曲线进行跨期传导。政策利率曲线的形式是市场收益率曲线的基础。因此,过于平坦或过于陡峭的收益率曲线将阻碍货币政策的传导。7天反向回购利率的下调将更有利于提高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

除了维持正常形式的政策利率曲线外,由于反向回购和多边基金利率被外界视为央行的目标政策利率,两大政策利率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相继下调,这也向市场发出了增加反向周期调整的明确信号。在上周六发布的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中,中国央行提议加大反周期调整力度,更不用说“控制货币供应量”,向市场发出稳健宽松的货币政策信号。

东方金城首席宏观分析师王庆认为,7天反向回购利率下调预计将逆转前四个月货币市场利率整体边际上涨,8月和10月DR007平均利率水平高于去年同期,这意味着“广义货币”的势头预计将从11月份开始恢复。一方面,将降低金融机构的平均边际资本成本,推动一年期LPR在周三恢复下降趋势,进一步降低企业实际贷款利率。另一方面,也是在当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背景下,监管层发出了反周期政策调整将得到加强的明确信号,这将有助于稳定第四季度市场信心和宏观经济。

民生银行首席宏观研究员文彬(600016,古坝)也表示,央行下调逆回购利率是强化逆周期调整的具体表现。自去年11月以来,央行已经开展了6000亿元的多边基金操作,累计了今天为期7天的1800亿元反向回购操作,反映了央行继续结合“公开市场操作反向回购+多边基金”政策工具,匹配长度和长度,确保合理充足的流动性和稳定的流动性预期。

“双重担保”降低银行资本成本

反向回购和多边基金作为央行的两大政策利率,分别对货币市场的短期和中期资本价格走势起着重要的导向作用。同时,中短期市场利率将相互影响,共同影响银行的债务侧资本成本,进而影响贷款等资产侧定价。

然而,反向回购和多边融资对不同期限金融机构债务成本的影响尚不十分清楚。方正证券(601901,Guba)首席经济学家color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央行下调了反向回购利率,表明央行无意在当前形势下将MLF与公开市场操作的利率政策区分开来。这主要是因为多边基金只有一年期限,在此之前有半年期限,而反向回购的期限更长,实际上在期限上有一定程度的重叠。很难说多边基金与实际经济利率挂钩,反向回购与金融系统利率挂钩。本行全面估算融资成本,最终确定贷款市场定价利率(LPR)。因此,降低反向回购利率是合适的,有利于维持货币政策的稳定。

对于金融机构来说,随着传销和反向回购利率的“双重担保”,债务成本自然会降低得更明显。据《中泰证券研究新闻》报道,尽管反向回购的数量甚至整个公开市场的操作都不大,但公开市场操作的意义不是“数量”而是“价格”,即市场短期利率的管理,而短期利率将影响长期利率的走势。为了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最重要的是降低金融机构的债务成本,而为了降低金融机构的债务成本,最重要的降息是降低短期资本利率。

证监会首设科技监管局开店赚钱,前央行姚前有望出任局

独家|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首次设立科技监督局,原央行姚谦有望出任局长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在设立一个新的职能部门——科学技术监督局。姚明的离职前声明已经在证券和检查系统中公布。姚明曾高度关注市场,部分原因是他对中央银行数字现金的研发做出了贡献。另一方面,这来自于他对金融科技,特别是对区块链的深入研究。

《财经》记者专门从各种渠道获悉,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在设立一个新的科技监督局职能部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总经理姚谦将担任中国证监会科技监督局局长。接近中国证监会的消息人士告诉《财经》,姚明曾发布的公告已经在证券监管系统中公布。

2018年8月底,中国证监会正式发布《科技监管总体建设规划》,完成科技建设监管顶层设计,进入全面实施阶段。规划定义了五种基本数据分析能力、七大类和32种监管业务分析场景,提出了大数据分析中心的建设原则、数据资源管理的工作思路和监管科技运行管理的“十二大机制”。

科技监管在中国证监会的工作中一直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中国证监会2019年发布的12项深化资本市场改革措施中,加快提高科技监管能力是其中之一。中国证监会表示,将推进科技与业务的深度融合,提高科技情报监管水平。

中国证监会设立科学技术监督局是基于中央银行或上级行的统一规划和科学技术监测总体建设规划。

科技监督局成立前,中国证监会信息中心主要负责科技监管。据《财经》记者报道,今后,原信息中心将与科技监督局共享相应的工作。

"中国资本市场已经进入技术监管3.0时代."中国证监会信息中心主任张晔日前公开表示,“中国证监会监管技术的建设是基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实际情况。在加强电子和网络监管的基础上,通过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为中国证监会提供全面、准确的数据和分析服务。”

此外,《财经》记者还获悉,中国证监会资本市场运行统计监测中心(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监测中心)将在下一步与中国证监会合并信息。中国证券信息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是中国证监会批准并直接管理的证券金融机构。股东是中国结算、上海和深圳交易所以及各种期货交易所。

金融市场,尤其是金融科技界,一直密切关注姚明地未来。值得注意的是,姚明之前的任命仅仅是在最后一次改变后一年多。2018年10月,时任央行数字现金研究所所长、央行科技厅厅长姚谦正式被任命为中国证监会党委副书记兼总经理。

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姚先生以前的职业生涯正在进一步回归证券监督管理体系。

简历显示姚明曾是教育博士和高级经济学家。49岁的姚谦曾在中国证监会信息部和中国证监会工作多年。1997年6月至1997年6月,他担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信息统计司司长。2001年4月,被任命为中国证监会信息中心计算机管理办公室副主任。2002.09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技术部副主任;2006.05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系统运行部主任。2010年12月,他被调任中央银行,担任中国人民银行信贷咨询中心党委委员和副主任。他后来被任命为中央银行科学技术部副主任和中央银行数字现金研究所所长。去年回国前夕,他被提升为中央银行科技部现任行政级别。

联系姚谦的人对财经记者表示,姚谦“随和、认真、研究能力强、专业素质高”据了解,新成立的中国证监会科技监督局与中国证监会去年发布的《科技监管总体建设规划》有关,这意味着中国证监会科技监管将采取一系列新举措,米米赚客,姚谦的加入也让市场对此充满期待。

姚明曾高度关注市场,部分原因是他对中央银行数字现金的研发做出了贡献。另一方面,这来自于他对金融科技,特别是对区块链的深入研究。

2017年5月,中央银行数字现金研究所正式上市,姚成为中央银行数字现金研究所的首任所长。对于主修计算机科学的姚谦来说,可以说这是一个融合专业兴趣的地方。

2017年春节前夕,姚谦带领央行数字现金研究所工作人员加快研发进度,推动中国央行研发发行的合法数字现金走在世界前列。这项测试首先在央行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上进行。当时,包括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和浦东发展银行在内的五家金融机构配合了央行的数字现金测试。

姚明也是2017年区块链评审团中最有影响力的人,他在评论中写道:“中国在2017年采取了一系列针对加密货币的措施,禁止ICO并关闭国内交易所,这些措施与该行业最大、最繁荣的加密货币生态系统不兼容。但是,如果中国正在远离世界比特币轨道,姚谦是中国最大的资产,因为他似乎对加密懂得很多。作为中国人民银行数字现金研究所所长,他代表着世界上最大的不允许比特币的国家,并负责重新考虑比特币。”

#p#分页标题#e#

在中国证监会任职一年后,姚明之前的公开言论都与区块链有关。12月7日,姚谦在“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科技前沿论坛上表示,发行数字现金的最佳模式是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共同努力,即“政府监管商业运作”,让有能力的商业组织探索:在公共部门的指导下,允许一些有能力、有资格的商业组织探索和构建一个能够造福公众的系统,而不是被一方单独控制。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