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炬高新早可儿网赚盘闪崩跌停

作者:米米赚客日期:

分类:米米赚客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是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的位置无关。东方财富不保证全部或部分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本、视频、音频、数据和图表)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和原创性。相关信息未经本网站确认,不构成对您的任何投资建议。手术风险由你自己承担。

米米赚客天雷滚滚,港股突发两大"血案"!近网赚推广项目500亿暴跌:最惨闪崩98%,连"杀人鲸"也出动了!

今天的香港股市以一系列闪电崩盘震惊了公众。雅高控股暴跌近98%,市值蒸发400多亿英镑,卡森国际公司暴跌90%以上,两者在一天内都损失了近500亿英镑!这是什么概念?如果你存了100万元,今天醒来时账户里还剩不到10万元,可以说韭菜已经被连根拔起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基金经理会给你看的。

瞬间崩溃98%!

两小时内蒸发了450亿元。

雅高控股(3313.HK)在今天上午的开盘时股价突然暴跌,暴跌98.34%,至0.246港元的历史低点。截至午盘收盘时,股价已暴跌97.94%,并已停牌。报价为0.305港元,成交额为5.18亿港元。总市值目前为9.45亿英镑,比昨天两小时内减少了近450亿英镑。

有趣的是,在今天的闪电崩盘之前,该股股价昨日刚刚突破14.96港元,创下历史新高。

当提到雅高这个名字时,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想到世界各地著名的酒店集团。

然而,这个“雅高”不是另一个“雅高”。作为一家拥有中国最大大理石矿和分销网络的大理石生产商,雅高控股今年像过山车一样暴涨暴跌,成为2019年最著名的巨型股票。

自2019年2月以来,其股价从0.85港元飙升至9.69港元,涨幅高达10.4倍,成为香港罕见的10倍牛市。然而,这一势头在9月突然结束。9月10日,该公司股价暴跌16%,幅度为45%。9月23日,股价下跌了一半,跌幅达48%。到10月3日,股票价格下跌了70%以上。高台跳水不可避免地让投资者害怕得发抖。

但很快,雅高控股恢复了其不断上升的模式。截至今日,该公司在头两个月上涨了480%,股价连续4天翻番,涨幅超过108%。

业内一些人士分析称,股价的大幅涨跌并不排除雅高控股股东的故意行为。今年2月22日,雅高控股股东张涛清算了他的1.08亿股股票。5月20日,另一名股东秦音清算了约1.6755亿股,兑现了约1.42亿港元。7月30日,股东中国第一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也减持了8000万股,兑现了约1.8亿港元。

上述三名股东的减持日期均处于雅高控股当时的股价高点。可以看出,在大股东减持的背景下,市场基本上不看基本面,存在持仓和操纵的可能性。此外,外资机构也在不断出售和退出市场。因此,该公司股价在7月17日暴跌并在9月中下旬暴跌也就不足为奇了。

或者被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中国指数抛弃

雅高控股今年的歌唱势头也吸引了各方的关注。

9月20日,公司宣布富士通选择FTSERussell作为FTS全球股票指数系列(中国指数)的组成部分,将于9月20日营业时间结束后生效。自公告发布之日起,雅高控股的股价于8日下跌,从公告发布前的9港元收盘价(9月19日)暴跌近72%,至10月2日的2.55港元收盘价。

11月8日晚,公司还宣布,在当天各大金融网站和在线媒体发表的文章经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网站核实后,董事们获悉,公司股票已被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选择作为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中国全股指数的组成部分,并将于2019年11月26日营业时间结束后生效。

然而,今天的股价暴跌似乎已将雅高控股从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中国全股指数中剔除。

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今日宣布,在市场参与者对该股可投资性进行进一步分析和反馈后,雅高控股将暂停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中国指数(MSCI China Index)上,直至另行通知,并将继续关注该股。

对290亿港元泡沫的质疑

事实上,雅高控股长期以来一直被列为严重股价泡沫的警告名单。

#p#分页标题#e#

9月11日盘中暴跌40%后,独立股票评论员大卫·韦伯(DavidWebb)发表文章警告雅高股价泡沫,称该公司自5月底以来的股价上涨已导致其股价约为有形资产净值的24倍,泡沫高达290亿港元。大卫·韦伯还表示,雅高控股的前10名股东持有84%的股份。自2013年12月底上市以来,该公司从未支付过股息,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明智的投资者应该避免持有雅高控股的股份。

主营业务遭受巨大损失,净利润下降近5000倍。

与今年辉煌的股价相比,雅高2018年的表现实在令人沮丧。

雅高控股主要从事标准化产品业务,包括大理石规格板、浴室产品和家居用品。它主要面向工具和家居装饰市场。其目标客户是领先的房地产企业,如万科和万达,以及国际高端酒店。然而,在房地产监管的大趋势下,雅高控股2018年收入下降57.56%,净利润下降近5000倍,亏损达到3.96亿元。

尽管雅高控股2017年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增长了20.68%和1647.67%,并将亏损转化为亏损,但该公司2018年的收入却减半至5.45亿元。与此同时,净利润下降了19倍,从2017年的800多万英镑降至近4亿英镑的亏损。虽然2019年中期业绩有所改善,但公司中期收入仅为4795万元,同比下降51%,由于公司今年持有的两份采矿许可证延期申请遭到拒绝,亏损收窄29%,至2902.7万元。净利润为2880万元。从趋势来看,公司的净利润和亏损仍呈下降趋势。此外,公司的现金流也逐渐恶化,账户中只剩8228万元,现金少了1790万元。

依靠收购维持股价

根据分析,业绩和股价上涨之间的不匹配大多发生在网上上市的公司。尽管雅高向公众解释净亏损主要是由于行政费用、财务成本和无形资产、商誉和应收贸易账款的收入减少和减值损失增加,但根本原因可能是雅高通过并购推动股价上涨。

今年7月,公司开始扩大碳酸钙生产和销售业务。7月2日,雅高控股宣布将以4500万元人民币(约合5113万港元)的总价收购碳酸钙,米米赚客,并以每股0.81元人民币发行约6331.3万股新股来支付价格。购买于8月23日完成,并纳入声明。重组后,卡隆港将持有东江铜业和江西约克的全部股份。

8月23日,雅高控股的全资子公司雅高投资有限公司以4500万元的交易对价完成了对碳酸钙生产销售企业卡隆控股有限公司全部股份的收购。支付方式是发行6331.3万股新股,每股0.81港元,比7月2日计划公布前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58.46%。这两次收购可以说完善了雅高自己的产业链。

或许是考虑到通过并购开启从石材开采到石材应用转型之路的前景尚不明朗,雅高控股(Accor Holdings)最近开始了“买房保值”之路。

今年6月,雅高控股以每股0.81港元的价格发行了1.64亿股和1.19亿股新股,以购买好益控股有限公司在上海和根佩新投资有限公司四处房产中持有的全部股份。其中,后者主要从事投资控股,持有总建筑面积446.52平方米的住宅物业和停车位,也位于上海。上述两笔交易的对价总额为2.3亿元,比6月13日计划公布前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21.36%。董事会打算通过出租上述房产为公司提供稳定的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雅高控股曾经与艺术家刘德华合作过。

根据雅高控股的官方公开号码,刘德华投资的沙龙广场(SALON SQUARE)国际美发中心位于中国香港。刘德华选择雅高控股的大理石作为美发中心空间地板的装饰石材。


卡森国际公司股价暴跌90%

黑仔鲸:根本不值得投资。

雅高控股不仅在11月21日倒闭,另一只香港股票卡森国际(Carson International)也几乎同时暴跌,其跌幅现在扩大到90%以上,市值蒸发近24亿港元。暂停交易。


事实证明,悲剧背后是卖空机构蓝色虎鲸资本(Blue Orca Capital)发布的一份报告,该报告声称卡森国际董事长及其家人通过人为少报销售收入和利润,欺骗投资者洗劫上市公司。该机构表示,一家公司虚报资本支出,让董事长的家人夺走上市公司最有价值的业务,完全不值得投资。

卡森国际公司的代表回答了媒体的电话,并表示该公司不知道该报告,并将在报告准备就绪后做出回应。

让我们看看卖空机构蓝色虎鲸的报告。

该机构称卡森国际表面上是一家汽车皮革和家具制造商,但三年前它已经将其最好的业务卖给了董事长的女儿们。

#p#分页标题#e#

蓝色虎鲸(Blue Orca)强调,在柬埔寨项目开发公告和中国住宅销售利润的推动下,卡森的股价近期飙升,但这两者都不会为投资者未来提供太多价值。通过调查,该机构发现柬埔寨的投资可能只是虚张声势。调查人员去了柬埔寨的一个项目,该公司声称要进行实地调查,结果却发现了未开发的未利用土地,当地人告诉他们这些土地归其他人所有。

布鲁奥卡表示,卡森目前唯一的真正业务是房地产开发,但随着剩余住宅单元的售罄,这也将处于危险之中。由于其他业务单位亏损,卡森最乐观的估值方法是参考其他可比香港上市房地产公司的平均市净率(0.5倍)。在从机构认为不存在的项目和资产中剔除卡森的净资产后,卡森的估值为0.67港元,下调幅度为85%,但这仍是保守估计。


主要做空观点:

1.董事长的女儿夺走了公司最有价值的核心业务。

卡森三年前摔断了胳膊,把他最有价值的生意卖给了董事长的女儿们。在出售前的两年,这项业务占公司总收入的59%,是卡森唯一盈利的业务部门(除去一次性投资收益后)。不仅该业务以远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卖给了董事长的家人,我们的尽职调查还揭露了该交易的其他各种腐败细节。

工商局的文件显示卡森低估了卖方在交易年度的收入和利润,从而提高了投资者对交易的接受度。证据还表明,与出售业务相关的债务没有转出,而是留在卡森的账户上,进一步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我们认为董事长的女儿们只是拿走了公司最有价值和盈利的业务部门。

2.不存在的柬埔寨水上公园。

2018年1月,卡森宣布将投资一家合资公司,在柬埔寨的图尔基村开发一个大型水上公园。卡森提前向合资公司的少数合伙人支付了1.77亿元人民币购买项目用地,但18个月后,该公司透露尚未获得土地所有权。调查人员去了土尔基村,但没有找到开发项目的任何踪迹。

没有一个受访者说他们听说过水上公园项目,包括负责所有土地开发的当地领导人托克。在报告中,我们附上了土尔基村这些未开发的空地的照片。在我们看来,这些照片让人怀疑卡森投资的真实性。根据这一证据,我们认为该项目是欺诈,预付款可能被挪用。

3.柬埔寨经济开发区:名义上。

2018年4月,卡森宣布签署合作协议,发展斯德哥尔摩国际港口和经济特区(“斯德哥尔摩经济特区”)。该公司表示,计划投资17亿元发展柬埔寨经济特区,包括融资和建设一座发电厂和一家造纸厂。但与卡森不存在的水上公园相似,该公司关于柬埔寨经济特区的宏伟蓝图可能只是空谈。独立收集的证据表明卡森既没有资源、经验也没有专业知识来真正完成投资计划。因此,我们质疑卡森投资计划的真实性。

A.发电厂:发电机去哪里是个谜。

2018年4月,卡森宣布,他同意以2.18亿元人民币从福建供应商处购买两台300兆瓦发电机。卡森说,他计划拆除两台发电机,并将它们运到柬埔寨,在经济特区建造一座发电厂。尽管发电机的费用已经支付,卡森到2018年底仍未收到设备。相反,资产负债表上列出了9600万元的“预付款”。为什么公司需要预付两台旧的煤电机器,而实际上却没有收到资产?我们的调查显示,位于福建的供应商可能并不真正拥有位于湖南的两台发电机。

B.无利可图的工程总承包合同。

2018年11月,卡森宣布,他已与中国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中国能源集团(China Energy)签订了建设热电厂的总承包服务协议。根据披露的合同条款,CNCC同意负责电力项目的设计、采购和施工,并从一家中国银行获得项目融资。卡森唯一可能的责任应该是在收到银行贷款和预付建设费用之前为中国的建设提供过渡性贷款。

#p#分页标题#e#

然而,卡森几乎没有现金,而中国的账面上有400亿元现金。为什么像中国这样的国有企业需要像卡森这样财力薄弱的小公司提供少量过渡性贷款?我们独立收集了卡森没有给交易带来任何价值的证据,我们怀疑投资者不会从合同或项目中受益。我们认为,该协议可能仅用于抬高卡森的股价,可能不会给公司带来任何实质性的经济利益。

C.真假特区开发商。

我们还从许多当地媒体报道中发现,中国冶金工业集团(简称“中冶”1618 HK)正与柬埔寨的同一个当地合作伙伴合作开发斯德哥尔摩经济特区(和港口)。中冶集团是一家专业设计和施工的国有企业。它确实有资本、经验和专业技能来发展经济特区。因此,有报道称中冶公司负责该项目,一系列其他证据表明卡森公司与经济特区的发展可能只有微不足道的联系。4.数亿资本支出的虚假报告。

在2016年将皮革部门出售给董事长的两个女儿后,卡森告诉投资者,他已在房地产、工厂和设备上投资7.14亿元,以扩大和升级生产设施。然而,信贷报告中的财务信息显示,在2017-2018两年期,当大部分资本支出报告发生时,卡森其余四家制造子公司在房地产、厂房和设备方面的总投资仅为800万元。我们认为这证明卡森虚报了上亿的资本支出。我们认为可能是公司编造了数字来掩盖虚假利润,或者是内部人员盗用了资金。5.三亚的失败:长期预付款沉入海底,土地所有权也没有消息。

2009年,卡森宣布购买海南三亚140万平方米的土地,开发住宅项目。公司没有收到土地。然而,卡森先后支付了6.37亿元人民币存款。近10年后,该公司又支付了2.06亿元,但仅获得了155,857平方米的土地所有权,仅占原披露面积的11%。

在我们看来,卡森基本上没有有价值的资产来证明这笔巨大的投资,除了过去十年里的一个水上公园,他不应该期望将来会有这样的投资。因为要么是内部人员转移了资金,要么卡森本人就是骗局的受害者。我们发现了几份法院裁决文件,显示在同一三亚开发区,其他公司被骗,白白支付了数亿元的土地保证金。

不管卡森是策划欺诈还是被骗,预付款都应该被注销,不应该包括在股票估值中。三亚的失败也表明卡森一贯的做法,即在发布夸大的开发项目公告后,先支付大笔款项,但看不到真实资产。最终,项目结束了,钱不见了。

网民的评论




本文从微信公众号:中国基金会开始。文章的内容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贺勋的立场。投资者应在此基础上自行承担风险。

(编辑:马·陆金HF120)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