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交易目的的灵魂拷老哥网赚博客问:合锻智能新并购案剑

作者:米米赚客日期:

分类:米米赚客

为什么交易对手不参与履约承诺、交易目标损失和账户关闭?合和智能针对上述关于收购合肥汇智贸易的询问,带来了更多新的信息。以下第二封调查信直接质疑该交易是否是为了解决其他的诉讼纠纷

这似乎是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交易。

它们不仅有相似的名字,涉及许多主题,而且交易的最终结果“如此清晰”,监管者不得不怀疑交易的目的。

将这一切公之于众的“主角”——合肥合福晶智能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福晶智能,股票代码603011)看起来像是当前系列交易的最后一个赢家,但在某种程度上,它可能更像是一个白衣骑士的“演员”。

《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注意到,故事始于合肥惠晶先进陶瓷材料技术有限公司(合肥惠晶)被合肥慧芝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合肥慧芝)收购,合肥慧芝持有合肥慧芝42.44%的股份。交易总额仅为3394.9万元。因此,起初,合并并没有被忽视。

然而,经过对合资企业的情报和另一家上市公司河北汇金机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300368)的数十份公告进行整理、研究和比较,并仔细澄清交易细节后,《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发现,交易背后有一个很大的谜团。

例如,合肥锻造有限公司的聪明竞争对手合肥惠晶不参与绩效承诺;交易主体合肥汇智是一家业绩为负、净资产为负、账户关闭的亏损企业。在此交易之前,为什么交易对手和交易对象之间会有许多交叉持股转移?

正因为异常情况太多,8月26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向合肥汇智发出了一封询证函(一次),询问收购合肥汇智的原因和合理性,评估高增值率的原因,以及绩效薪酬是否合理(有关报告,请参阅《投资时报》8月26日“合肥汇智对增值亿元的评估,目标持续亏损净资产为负”一文)。

9月3日,霍普韦尔情报局(Hopewell Intelligence)披露了对一封调查信的回复,并披露了许多新信息。

六天后,9月9日晚,上海证券交易所针对新信息发布了第二封质询函,要求进一步披露或解释合肥惠晶与合肥慧芝之间的各种矛盾和异常,并明确质疑合肥锻造智能收购合肥慧芝是否旨在解决涉及翟羽佳等人的诉讼纠纷。

两起法律纠纷背后的

根据《合肥汇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部分股权收购公告》(以下简称《收购公告》),合肥惠晶与合肥惠晶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和《补充协议》,以3394.9万元的对价收购合肥惠晶持有的合肥汇智42.44%的股权。

收购完成后,合肥汇智将成为合肥锻造智能的股份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收购公告中的“目标公司所有权状况声明”声明“合肥汇智对其股权有明确的所有权,不存在抵押、质押或任何其他转让限制,不涉及诉讼、仲裁、查封、冻结等司法措施,也不存在任何其他妨碍所有权转让的情况”。

然而,在“可能的风险”中指出,“目前,目标公司的净资产是负的,这也涉及扣押账户。”

对此,交易所在此前的一次调查中予以密切关注,并要求合肥汇智披露合肥汇智账户关闭的细节。

9月3日,在回复一封调查信时,霍普韦尔情报透露了一些“历史纠葛”。

2018年5月8日,汇金股份以1625万元人民币将合肥惠晶65%的股权转让给合肥汇智。祁恩还以1040万元人民币将合肥惠晶31%的股权转让给合肥慧芝。冉申、谢松、王松、刘芸、翟羽佳应承担连带责任保证。

后来,由于合肥汇智未能按约定支付股权转让,汇金股份和祁恩也分别于2018年9月和10月提起诉讼。

2018年10月,法院根据申请进行了司法保全。其中,合肥慧智公司账户银行存款冻结至189.3万元,对合肥慧智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了负面影响。2019年7月17日,合肥汇智分别与汇金和祁恩达成和解。

《收购公告》显示,合肥惠晶2018年实现收入82,200元,净利润-3,899,米米赚客,900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合肥惠晶总资产1191.79万元,净资产1823.49万元。目前,合肥惠晶的法定代表人是梁任,他持有合肥惠晶100%的股权,是实际控制人。

这意味着合肥汇智已将此前从汇金和齐伊恩购买的合肥惠晶的全部股份转让给梁任。

随着这些细节的披露,更多的问题随之而来。

合肥汇智当时考虑收购合肥惠晶的股权是什么?梁任和合肥汇智与连带责任保证人是什么关系?股权转让和支付股权转让价格的代价是什么?此外,债务偿还的现状、进展、解决办法、实际主体和偿还资金来源是什么?

更让人感到怀疑的是,此次智能交易的主体合肥汇智和交易对手合肥惠晶在交易前夕又进行了一次股权转让。

仙乐健康或用已竣工项目充网赚宣传语数 项目质量或遭遇“灵魂拷问”

(原标题:仙乐健康或计数已完成项目的项目质量或遭遇“灵魂折磨”)


罗九/金证研究沪深资本集团研究员?魏莹·唐·李立宏/编辑

四次提交招股说明书的仙乐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仙乐健康”)此次已经上市或面临诸多考验。

该项目不仅已经筹集或完成,而且有可能筹集到资金。由于环境影响评估文件的质量差,仙乐卫生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机构已多次收到通知。更糟糕的是,其施工单位以前曾多次将承包工程非法分包给不合格单位。仙乐的健康选择与许多有“黑人历史”的组织合作。隐藏的工程质量风险不可低估,否则可能会被市场“灵魂折磨”。

已完成的项目被怀疑“私吞钱财”

根据招股说明书,仙乐卫生计划筹集10.19亿元投资安徽马鞍山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以下简称“马鞍山项目”)、仙乐卫生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仙乐卫生B2B营销项目、包装车间技术改造项目、补充营运资金、偿还银行贷款等。

其中,马鞍山项目投资1.94亿元,计划使用募集资金1.94亿元。项目计划建设期为2年。该项目已经完成,预计交付后每年将生产24亿块营养软糖。项目建设地点位于安徽省马鞍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南区,红旗南路与常山路交叉口东北角。建设单位为仙乐健康(以下简称“安徽仙乐”)的全资子公司仙乐健康科技(安徽)有限公司。

根据马鞍山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仙乐卫生技术(安徽)有限公司安徽马鞍山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备案的通知,仙乐卫生马鞍山项目已获批准备案。备案通知有效期为2年,自发布之日(2015年12月18日)起计算。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6年11月30日,安徽仙乐与中国电子系统工程第二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轻工业第二电力公司”)签订了《安徽马鞍山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总承包工程施工合同》(以下简称“合同”),同意中国轻工业第二电力公司的合同范围包括生产车间、电力中心一期工程、污水处理池、消防水池等的建设。也就是说,中电2是马鞍山项目的建设单位,马鞍山项目是仙乐的一个健康投资项目。

根据马鞍山建设工程监理站发布的《安徽马鞍山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竣工验收公告》,安徽仙乐计划组织建设、监理、勘察设计单位共同对安徽马鞍山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生产车间(一)、电力中心、污水处理中心、走廊(一)、化工仓库(一)、消防水池、门卫(一)、门卫(二)进行竣工验收。这意味着上述验收内容与合同的施工内容“非常相似”。

上述迹象是否表明,仙乐健康投资项目之一马鞍山项目已在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期(2019年9月9日)之前完成?我不知道。

根据招股说明书,截至2019年6月30日,仙乐卫生仍有4541.3万元的巨额支出用于已经签署但尚未实施的在建项目合同。其中,安徽马鞍山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二期合同金额为6390万元。

同样,根据仙乐卫生局微信公众号2018年6月22日发布的题为“2018仙乐健康博览会暨马鞍山一期工厂开业庆典精彩回顾”的文章,2018仙乐健康博览会暨马鞍山一期工厂开业典礼在马鞍山市隆重举行。目前,仙乐健康马鞍山工厂一期工程(以下简称“马鞍山工厂一期工程”)是一条营养软糖生产线,计划生产能力为24亿片/年。

此外,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仙乐健康软糖产品的生产能力分别为2.27亿粒/年、2.27亿粒/年和2.27亿粒/年,分别生产2.46亿粒、2.91亿粒和4.32亿粒,销量分别为2.5亿粒、2.64亿粒和4.52亿粒。换句话说,如果马鞍山工厂一期达到产后阶段,仙乐健康软糖产品的生产能力将增加24亿粒/年,届时软糖产品的生产能力将达到28.27亿粒/年,是其目前生产能力的近10倍。在这种情况下,仙乐在新增产能24亿粒/年的马鞍山项目建设中的卫生投资合理性值得怀疑。

换句话说,马鞍山工厂项目的第一阶段和马鞍山项目都位于马鞍山市。而“巧合”的是,这两个项目的建设能力与每年24亿块营养软糖的建设能力相同,完成时间也差不多。马鞍山工厂项目的第一阶段与马鞍山项目是同一个项目,非常令人失望。

值得一提的是,仙乐卫生在以前的建设项目中违反了规定。

根据汕头市生态环境局发布的《汕头市涉嫌环境违法建设项目清单》,2016年6月,仙乐卫生临时厂房扩建项目和仙乐卫生汕头分公司备用锅炉项目均存在投产前未经测试的问题,需要整改和规范。

此外,根据招股说明书,仙乐卫生在《广东省房地产权属证书第1000215756号》、《广东省房地产权属证书第1000215755号》和《广东省房地产权属证书第1000215753号》下拥有的部分建筑违反规定,总建筑面积为186.41平方米。

就仙乐的健康而言,它被怀疑是非法建筑,它选择在这个项目中合作的公司背后的问题不容忽视。

环境影响评价机构经常被监管部门“点名”,而建设单位“充斥着不良行为”

除了涉嫌“多收”已完成项目外,仙乐卫生合作项目环境评估机构的“黑史”也值得关注。

#p#分页标题#e#

根据马鞍山市生态环境局的数据,仙乐健康基金项目马鞍山项目的环境评估机构是南京刘科宏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刘科宏环保”)。然而,由于环境影响评价文件质量差,刘科宏环境保护已多次得到通知,其专业能力可能受到质疑。

根据台州市生态环境局发布的《2016年环境影响评价机构考核通知书》,刘科宏环境保护局2016年环境影响评价机构考核结果(限于编制)为“编制质量差”,并被台州市生态环境局通报批评。

根据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政府发布的《2016年环境影响评价机构评估通知书》和刘科宏环保部门编制的《苏州智山物流设备有限公司每年组装30台装配线输送机环境影响报告书》,存在工程分析过于简单、污染控制措施和环境影响讨论不足等问题。其2016年的评估结果在苏州市吴中区倒数第三。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当两个环境影响评估机构在年度评估结果中排名最后两个时,它们暂停在吴中区开展环境影响评估业务一年。倒数第三的刘科宏环境排名侥幸逃过了这场灾难。

根据文件,没有。[[2017]24环境保护部通知刘科宏环境影响评估办公室,在其主持下编写的环境影响评估文件质量低劣。

根据文件,没有。环境影响评价办公室[[2018]411号,2018年6月1日,刘科宏环保有限公司编制的年产草铵膦3.5万吨、麦草畏2,000吨、异噁唑嗪500吨的江苏长庆农药南通有限公司环境影响报告,因工程分析有误。刘科宏环境保护有限公司编制的贵州省西丰县小寨坝镇3万吨/年废润滑油收集储存综合利用厂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因环境影响预测和评价方法不正确等问题,被生态环境部办公厅通报,并责令在6个月内整改。

根据芜湖市环保局2018年[22号文件,2018年6月25日,刘科宏环保局被评定为诚信不良。刘科宏环保局整改期间,芜湖市环保局要求各县区相关单位不接受刘科宏环保局编制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

根据皖环函[[2018]392号文件,2018年4月12日,刘科宏环保有限公司编制的年产500吨稀土氮化物安徽天钢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项目环境影响报告因质量差被安徽省环保局通报,环评文件主要包含不完整的工程分析和重大危险源辨识错误。特征污染物的遗漏和废气排放污染源强度分析中的误差。

针对安徽省环保局上报刘科宏环境保护的上述情况,鸡西县环保局发布通知称,从2018年4月12日至2018年10月2日,鸡西县环保局不接受刘科宏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建议所有企事业单位和个体工商户在环境影响评价技术服务过程中选择绩效良好的环境影响评价机构。

不仅环境影响评估机构的资质令人担忧,而且仙乐卫生合作项目建设单位中电二的问题也不可低估。历史上,中电曾多次将合约工程分包给不合格的公司。

根据安徽省05届人大(2016)1219号文件,利洁士桂龙中药提取制备产业化基地项目由中电二代承担,中电二代将该项目分包给江苏尹仲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尹仲公司”)。2015年7月14日,尹仲公司与任彪签订了木工劳动分包合同。双方同意将木工工程分包给任彪施工。后来,任彪将一些木工项目分包给魏蔡红,但任彪和魏蔡红都没有相应的施工资质。

根据中华民国初年鲁国0686(2016)第2905号文件,爱山温泉度假村项目由业主榕基(烟台)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发包后,中电二将其分包给苏州龙泉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泉公司”),龙泉公司将其分包给江苏金泉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泉公司”),金泉公司和龙泉公司均不具备相关施工资质。此外,在金泉公司的实际施工过程中,中国电力二公司派专人对施工质量、进度和安全生产进行监督检查,并知道金泉公司负责实际施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苏1283(2016)966号文件,2008年6月15日,高六程与中国第二照明电力公司签订分包合同,米米赚客,规定中国第二照明电力公司将以劳务分包的形式将宁波开发区丽丽电子有限公司101#楼抛光改造工程一楼的清洁改造分包给高六程。 主辅材料由中国第二电力公司购买。2008年7月14日,高平在高六程分包的上述项目施工现场工作时,从高处坠落受伤,造成9级残疾。 由于中电二将建设项目分包给无施工资质的高六成,因此中电二对高平的损失负连带责任。

#p#分页标题#e#

他们不仅为项目筹集资金或已经完成项目,而且与他们合作的环境评估机构和建设单位“质量低劣”或“被市场的灵魂折磨”。他们的环境保护和建设项目的质量如何?就仙乐的健康而言,它的上市或“未来”是未知的。

刘嵩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